潍坊学院校报电子版 - 潍坊学院 - 第36期(2017年12月1日) - 第04版:第4版
     语音播报
 

街 市


  孙树楠
傍晚的阳光,渐渐变成了橘红色,让清凉的秋风多了几许暖意。
  路边的柿树压弯了枝,几个早熟的柿子跌落在地上,几只鸡在争抢。高处的枝上,一只喜鹊,呱呱叫了两声,飞走了。开始变红的叶子,像是镀上了金边,闪闪的,有些耀眼。
  一条小街,路两边是店铺,店铺门口是一个又一个的小摊子,瓜、菜、日用品,琳琅满目,有的放在筐里,有的就放在拉来时的车上,有的直接摆在地上。
  街市上,人渐渐多了起来。
  卖菜的,卖鞋袜的,卖铁锨、簸箕的……叫卖声混在了一起。来来往往的行人,问价的,打招呼的,此起彼伏,一片喧嚣的热闹。
  一辆三轮车停在路口处,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正在往下搬着成袋的地瓜。地瓜红红的皮,长的,圆的,透着诱人的色彩。
  我似是被什么拽了一下,竟然一下子迈不动了脚,一些碎片似的记忆,拉拉扯扯。
  从什么时候开始,地瓜竟然堂而皇之地摆上了市场?从小的记忆里,那可是再普通不过的东西了,每年秋天,谁家的院子里、大门口不是成堆的地瓜?
  记得老家的地瓜,可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老家的坡地多,浇不上水,可是地瓜耐旱,春天栽上苗,中间老天爷下几场雨,瓜蔓就长得长长的,绿油油的。地垅上有大大小小的裂痕,那是地瓜在一天天长大,把土撑裂了。
  紫色的地瓜,面多,水分少,煮熟了,吃在嘴里,甜甜的,有些噎人。切成干,出数。供销社收购,也会把等级打得高高的。那些白皮的,水分大,生吃,脆!有时候干活累了,挑一个,擦擦上面的泥,咯吱一口,既解渴,也充饥。
  现在,老家的人都去城里打工了,地瓜很少有人种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地瓜成了保健食品了,网络上更是说得神,似乎能预防百病,还能长寿。如此说来,小时候的我们,吃着地瓜长大,享了多少人没有享过的福?可那时的我们却天天因为吃地瓜、吃地瓜干,吃得无滋无味。有一首歌现在还记的:“山东饼干,一周儿红圈儿,吃上一顿,靠不到黑天儿。”
  看到眼前的地瓜,肚子里咕噜了一声,那种熟悉的滋味涌上了心头,一会儿,买些回去,好好地吃上一顿。
  那边摆着几个大葫芦,白白的一层绒毛,看得出,正嫩。炒片,加上粉条或是粉皮,清爽可口。包饺子,调上肉馅,加点葱、姜,调好蒜泥,香。
  “刚摘的,自家种的,带个回去吧!”四十多岁的妇女,带了块淡紫的头巾,大声地招揽着生意。
  使得突然有些走神的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几年前,我们住一楼,有一个不大的院子。院门口,父亲帮我搭了一个葡萄架,挪了一株葡萄种在墙边。
  春天时,母亲在楼后面的空地上种葫芦,我也挪了两株苗,种在了小院墙的另一边。我用几根细长的竹竿搭了一个简易的小梯子,用细绳把长得正旺的葫芦苗引到梯子上,细长的菟丝紧紧地缠绕着竹竿,用不了几天,就爬上了葡萄架,爬到了旁边的小房子上。
  夏天的傍晚,葫芦开出白色的花,我掐一朵,高高地举着,趁馋嘴的蛾子伸着长长的须吃花里的蜜的时候,飞快地捏住,引得孩子欢跳不已。
  再过些日子,花谢处就有了一个一个青色的葫芦了,渐渐长大的葫芦,掩映在绿叶间,我和孩子经常翘着脚,一遍一遍地找,伸着指头数。有的藏在叶子深处,要靠楼上的邻居指点,才能发现。
  那些年,左右的邻里,都吃到了我们的葫芦。
  眼前的葫芦,和当年的一样,可那些快乐的日子,已经成了一份甜蜜的回忆,当年的那个抱在怀里的小男孩也已经长大了。
  那边又有了吆喝声,清瘦的老人家,长长的胡子,都白了。老人的身边是一堆柳条编的小筐子、小篮子,还有玉米皮编的坐垫。
  很少能见到这些东西了,今天见到,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爷爷在的时候,会在春天割柳条,编筐子编篮子。割下的柳条要在水里泡,泡好的柳条,去了皮,白亮亮的,带着甜甜的香。爷爷编的篮子,长长的,上面用粗点的柳枝弯成把,刚好挎在腰边。每年正月里走亲戚,篮子里装上点心,再盖上红的盖布,很喜庆。
  爷爷也有长长的胡子,都白了,说话的时候一翘一翘的。爷爷去世好多年了,坟前的那棵松树已经很大了。明年春天,在爷爷的坟前,插上几根柳枝,几年后,就会长大,爷爷又可以编柳条篮子了。
  奶奶在世时,冬天里盘着腿,坐在暖和和的炕头上,把收玉米时挑选出来的洁白的玉米皮整齐地排列开来,像给小姑娘编辫子似的,编出一些粗的、细的玉米皮“辫子”,再把这些“辫子”编在一起,就成了一个一个精致的坐垫,老家人叫它“蒲团”。奶奶一个冬天会编好多,邻居家,亲戚家,都喜欢奶奶的“蒲团”。
  奶奶编坐垫时,我们会帮着捋玉米皮,奶奶就给我们讲故事,奶奶不识字,奶奶的故事都是记在心里的。奶奶的故事,是冬天里温暖的记忆。
  选了个喜欢的小篮子,放在家里的柜子上,像奶奶那样,装上些日用的东西,平淡的光阴里,还有这些关联起远去的岁月,也是一种别样的安慰。
  卖豆腐的,卖辣椒的,卖茄子的,卖小孩儿衣服的……小小的一条街,已经熙熙攘攘了。
  从街市的这头走到那头,再从那头返回,熟悉的场景,牵动着旧时的记忆,那些逝去的日子,都是心里温暖的所在。
  也许,许多年后,还会在某个秋日的傍晚,站在落日的光里,记起这个普通的街市,还有街市上那些各种各样的菜啊,物啊……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街 市
· 书山有路 本文包含图片
· 替民工刷一次卡 本文包含图片
· 那些存在的小美好 本文包含图片
· 玉兰 本文包含图片
· 目 送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