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学院  
第22期: 第04版:第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牵挂白 雪

   期次:第22期   


  周六,万里无云,忙碌了一下午,待到志愿服务结束,早已过了五点。我搭乘公交车返回学校。窗外嘈杂的车鸣让车内更加寂静,不过夏日五点的太阳光,依旧耀眼。
  我眯着眼睛,昏昏沉沉,恍惚间,听到一句饱含沧桑却又嘹亮的方言从一位中年妇女口中传出:“司机师傅,这辆车路过潍坊学院吗?”如此熟悉!我顿时清醒,那样亲切,又那么急切。
  她微黄蓬松的头发中的几根银丝是那么明显,黝黑的面孔,纵横的皱纹,皲裂的双手。黄红相间的上衣搭配黑色的运动裤是那么突兀,脚上银色皮鞋和衣服又格格不入。开车的师傅头也不回,“嗯”了一声。太阳渐渐变得火红,懒散地靠近地平线。
  突然听到一个电话铃声,熟悉的旋律让我心跳猛的停顿。抬起头,却正对上那位妇女难掩的笑意。电话的那头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虽平淡,但却难掩担心:“妈,到哪里了?”
  妇女脸颊的皱纹随着笑容舒展:“上公交车了……”可过会儿,又似乎担心起来,再次确认:“司机师傅,这辆车路过潍坊学院吗?”
  这次,司机师傅虽然还没回头,但嘴角却挂上了笑意,“嗯,大姐,到站了我就跟您说一声儿。”
  “来潍坊学院看我女儿的,那多谢师傅了。”
  天色越来越黯了,妇女有些紧张地握着身旁的栏杆。透过窗子,潍坊学院已经在不远处了,而在妇女的位置,是看不到的。她频繁地拿出手机看时间,焦急地向四周张望,慌张地踱着步子,妇女眼看就要到站了。
  “大姐,潍坊学院到了!”喧嚣声中,传来了司机师傅洪亮清爽的声音。
  我抬头望着窗外,眼前是一位站在公交站欣喜地向公交车里的母亲招手的姑娘,我不禁失神,脑海里反复出现的,是我离家时,站在公交站不舍地向渐行渐远的我招手的母亲……都说母爱如水,但在我眼里,倒不如说,母亲的爱就像太阳,寒冷时给我温暖,黑暗时给我光亮,失落时给我希望,赠予青年的我硕果累累的滋养。但,母亲为我付出如此之多,我却忽略了。她,早已不再年轻!
  我想,我是自私的,自私地认为我可以一直享有母亲的温暖与保护;我也是胆怯的,不曾鼓起勇气说声“谢谢”。我应该成为她坚强的后盾,而不应该让她为我继续操劳。
  下车后,我看到那母女二人相拥在一起。我轻轻拿出手机,拨通了通话次数名列第一的熟悉号码。
  电话接通了,传来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孩子,怎么了?”
  我咬了咬嘴唇:“妈,妈我想你了。”
  电话另一端的母亲,早已泣不成声。
  我抬起头,西方的夕阳已不见了,代替她的,是大片大片的火烧云……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校园达人们,青春不要挥霍,财富等你创造,检验你的能力,实现你的抱负!诚邀高校学子,课余创业,成就自己!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版权所有 潍坊学院 Copyright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