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学院  
第25期: 第04版:第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

一座古城的青铜之梦黄旭升

   期次:第25期   


  公元1028年,大诗人苏轼驾舟作赤壁之游,“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在“歌窈窕之诗,诵明月之章”的意境里,抒发着自己天地常行、物我两忘的旷达人生观。几百年过去,明奇人王叔远却把这样的场景雕刻在了一只小小的核舟上。
  这正是丁怀曾所寻觅着的。
  为了证实这样的寻觅,让我们重复那段充满着古老墨香的文字,走进那“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诗意,便会发现那样一只用桃核雕成的小船:
  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对联、题名并篆文,为字共三十有四。而计其长,曾不盈寸。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
  寻觅是一种走向太阳的憧憬,漫长而美好。
  然而,岁月无情,带给丁怀曾潇潇如霜的白发。
  二、泪洒崇陵公元1925年。
  那时,随着胶济铁路上隆隆的火车声,上海的《国民日报》每天都能来到潍县。
  那时,潍县地面上的云台山还缠绕在渺渺云雾中,散发着历史的幽秘。潍县的嵌银“山馆”已林立起二十余家,如果有谁把这样的景象嵌上金丝银缕,该又是一幅幽远而神秘的历史图画。
  城东北20里外的云台山下,于均生回到了他的家乡。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于均生是十年前回到家乡的。家父病卧床榻,他以这样的理由告假于任职的北京政府“国会”。38岁不到,于均生老了。桐绿流荫,茅屋数椽,云台山下的小镇寒亭,收留抚慰着这位浪迹天涯半生的游子的心灵。“幽燕烽火几时收,闻道中洋战未休。漆室空怀忧国恨,难将巾帼易兜鍪。”铺纸挥毫,于钧生要写下这“鉴湖女侠”的诗句。
  秋瑾,于均生最推崇的先辈革命党人。
  《国民日报》到了。
  报纸上一行惊人的大字,使于均生颓然地跌坐到了椅子上。他如雷轰顶,泪水喷涌而出。国民党总理孙中山病逝于北京!于均生心灵上最后的一缕阳光消逝了。毫不夸张地说,在那时的潍县,于均生是唯一亲密交往过孙中山先生的人。深夜梦中醒来,总理殷殷的目光萦绕不去,冰冷的掌心里汗涔涔,那是中山先生的手泽。
  自从回到潍县的那天起,于均生每天都密切地关注着《国民日报》。他知道,报纸是由上海的革命党人创办的,他知道献身民国肇造的中山先生绝不会因国事艰难而沉寂下去,总有一天,那自己熟悉的高大身影要出现在这张报纸上。十年茫茫,中山先生终于走来了,他应冯玉祥将军的热情相邀,再返北京,重新举起民主建国的旗帜。
  对于于均生,这是一泓春天的河流。讵料苍天不公,噩耗传来。
  于均生俯首大哭。
  公元1904年,于均生考取清朝廷的官费留学生,飘洋过海,来到了樱花盛开的富士山下,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攻读政治经济专业。东渡扶桑使于均生掉进了深深的人生迷惘中———目睹富士山下春天樱花般的繁荣,积贫积弱的祖国成了他心头挥之不去的巨大磐石。就在这样的时刻里,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震响在他的心头:“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泱泱五千年民族历史上的大事情,石破天惊地发生在邻国扶桑的土地上,各革命会党歃血联盟,“同盟会”亮相历史舞台。站在会盟组织的旗帜下,于均生宣誓入盟,第一次握住了中山先生的大手。
  这一刻,于均生热血上涌。他知道,故园的曙光就在这只大手上。
  此后,他追随中山先生,出生入死,投身辛亥革命的浪潮,敲响了民国建立的宏大钟声。
  武昌起义爆发,清王朝倾覆,于均生欣喜地回到了祖国,荣膺国会议员,远上北京,议磋国是,泱泱故国就要飘扬起青天白日的旗帜。然而,由“同盟会”改组而来的国民党元老宋教仁喋血沪上,大盗窃国,武昌城头枪弹闪放出的五彩光环黯然消失,希望破灭了。(连载二十)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版权所有 潍坊学院 Copyright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