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学院  
第27期: 第04版:第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

一座古城的青铜之梦

黄旭升
   期次:第27期   


眉须毕肖的中山先生画像被嵌镶在了正中,绕画像呈半圆形嵌下了长达百余字的《总理遗嘱》全文,一改铁笔籀篆文体,双钩嵌就的颜字笔笔如铁,一下把人带进了肃穆的氛围中。正如中山先生坚毅刚直的神情,闪闪银缕的描画,隐透着正气凛人的光辉: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务须依照余所著《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继续努力,以求贯彻。最近主张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尤须于最短期间,促其实现。是所至嘱!(此为孙中山《总理遗嘱》,见于多种书籍,文字无误。)这就是孙中山先生!
  这就是小城的铜文化流韵!
  于均生大为感动。他走进了自己的书房———百汉百砚斋。一生惨淡经营,这里成就着主人翰墨流香的文化梦想。在这个小小的书房里,有历代名家书画千余幅,珍砚500余方,著名拓片、碑贴300余部。革命成功后,于均生要老归林下,做陈介祺第二。
  最珍贵的端石“秋水”砚拿在了于均生的手上。砚石是墨绿色的,荧荧闪亮,正似一泓奔流的秋水。雕砚人巧夺天工:砚池为溪,围边做岸,一位挽着独轮车的老年脚伕正赤脚越过溪水。石上“砚眼”———石骨里生出来的丹红色“米粒”作了车轴的顶点和轮上的辚辚铁钉。秋天了,一片叶子飘落下树梢,那是石骨里天然的一点黄颜色。意犹未了,隐约如雾的白色石筋恰似溪边的蒙蒙水气。再瞧那砚背上的文字:
  割石骨,出云腴。秋水文章,濯缨濯足。涉溪流,赤双趺。挽车翰墨,浪淘千古。
  这是一方家传的古砚。旧时的寒亭小镇,以镇中的莱州府大道分为南北,道南的于姓人家门板上贴起“诗书传家远,耕读继世长”的大红对联,世代耕读传家。那时年轻的祖父正处在“槐花黄,秀才忙”的苦读中,莱州府教谕听说了这方古砚,几次找上门来,许以让祖父做“首贡”的条件。要知道,“首贡”由官府推荐越过了秀才的坎儿,有着同举人一样的“功名”,举人再经过朝廷的“大挑”,就可以候选知县这样的官吏。于家人断然回绝。倒是祖父发愤苦读,真就考中了举人。走到他这一代上,年轻时就考中了莱州府的“拔贡”,再后来,考取了清廷的官费留学。于均生给这方古砚取名“端石秋水”,他请人用红木嵌银雕了砚盒,作为世代的珍藏。
  于均生决意要把它送往“示兴成”。
  就在这样的时刻,于家发生了一件大事情:于均生的父亲过世了。按照于均生本来的意愿,雕有遗嘱的挂匾他要亲自护送去南京,然后由紫金山下启程,转道北京,去向暂厝在那里的中山先生遗体进行哭祭。于钧生一下掉进了矛盾的痛苦中。
  仰天长叹,一方古老的端砚被失手掉在了地下,秋水流泻!
  护送挂匾的人登上火车,消失在了远方的夕阳中,于均生还在潍县的车站上伫立着。西天纷乱的云影是他此时心情的最好写照,一个从先生身边走过来的人,他知道宁静的背后是浪涛的喧嚣,悼念的泪水里有着多样的色彩。遗嘱是用金石般字迹嵌下的,然而,冰山有时也会融化。
  于均生变成了一首无言的诗篇。
  诗总是会有人写的。历史走过了短短的时间缝隙,鲁迅沉郁磅礴的诗篇出现在了中华的大地上:
  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
  英雄多故谋夫病,泪洒崇陵噪暮鸦。
  又是故事。在那个时代的潍县,这样的故事只能发生在于均生的身上。
  不幸被故事言中。斯人已去,国是日非,从此拉开了军阀混战的序幕,枪弹不时密布在白浪河畔的城头,河中漂浮着炮火的灰尘,号寒的暮鸦自河上飞过,民生江河日下地凋敝着。
  铜文化的流韵果真要在小城里断流了吗?
  往事如烟,潍县的嵌银漆器店铺曾达到二十多家,作坊林立,潍县人还曾远上北京、丹东、南京、上海、济南等地开设分号。手杖、墨盒、笔筒、水盂、砚屏、卷烟盒、花瓶、帽筒、桌屏,琳琅满目,无所不有。这些漆器飘洋过海,吸引了多少深目高鼻人的青睐?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又过了三十年,盛极一时的潍县嵌银,偌大潍县城只剩了3户9人还在坚守。走进店铺,柜台上孤零零摆着一双乌木嵌银筷子。
  连筷子也是冰凉的。一日三餐都难以为继了。
  长歌当哭吧!(连载二十二)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版权所有 潍坊学院 Copyright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