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学院  
第2期: 第04版:第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九曲巷演绎悲欢故事 有情人终结恩爱连理

———潍县老街的轶闻趣事之六
   期次:第2期   


  王学坚
潍县东关有条九曲巷,一条巷子拐了九个弯,巷子挺长,街面很窄。巷子两边是节次鳞比、参差不齐的房屋。巷子多年来就流传着一些鬼狐神怪的故事。但这些虚妄荒诞的事情谁也没亲眼见过,因此听了也就算了,根本不当回什么事,但是,附近居民所传说的一个故事却是真的,听起来颇是有趣和感人。
  当年,九曲巷一带住着上百户人家,大多数是穷人,也有几户有钱有背景的人家。故事就发生在一大户人家。这家的主人姓赵。赵先生早年下过南洋,赚了一些钱,在这巷子的深处,建了一座二层楼的四合院,门楼高大,青砖黛瓦,两边蹲着一双威武的狮子。对面是正房二层小楼,两边是平方厢房。
  赵先生先后娶有一妻二妾,生育了八子一女,花甲那年喜得千金,因古历九月初九出生,在姊妹中排行老九,又是在九曲巷出生,故取名九妹。赵先生晚年得女,视若掌上明珠,不仅在生活上尽其所需,而且在她还是稚童时,就为其聘请了私塾老先生,在家中教习“四书五经”、“女儿经”等,精心对爱女进行培养。
  说来也巧,也是有缘,这位私塾先生的身家门第与赵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他生有六女一男,男孩也是在花甲之年喜获,比九妹年长三岁,在姊妹中排行老七,取名七星,寓意是希望他像北斗七星那样耀眼永恒。在征得赵家的同意后,领来七星当九妹的伴读。从此,两个孩子同窗共读,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俨然一对小夫妻。
  九妹从小长得很好,瓜子脸,丹凤眼,高鼻翘嘴,人见人爱,而且人极其聪颖,诗琴书画样样精通,深得私塾先生的赏识和喜欢。只是九妹行为上有点怪癖,凡事总喜欢站着,连读书时也一样。起初私塾先生以为女孩子家懂礼貌,就含蓄地在教习礼仪时规劝了几句,但见其依然我行我素,便也不觉得是什么大毛病,也就不再说什么,顺其自然了。
  七星十岁那年,二叔带着他漂洋过海下南洋。七星和九妹分别时,手拉着手,眼泪汪汪的,心中都恋恋不舍。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八九年过去了,九妹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乌发大辫,肤若凝脂,俏脸粉红,十指如笋,身材曼妙……诸多豪门望族趋之若鹜,为之说媒拉纤的几乎踏破门槛。可九妹就是死活不答应,赵先生也就无可奈何。
  其实私塾先生深知其中奥妙,只是不便明说。收到儿子七星来信,里面还附有一张近照。如今七星已是南洋一家知名酒店的副总经理。照片上的他,西装革履,英俊潇洒。私塾先生故意在九妹倒茶时拿给赵先生看,一边提高声音说;“这小子是个犟脾气,当地那么多富豪千金相中他,可他硬是不愿意,非要回来娶妻不可,这可真让我这个当爹的作了难!”一边的九妹早已脸色绯红,躲进闺房去了。
  赵先生便捎话给私塾先生,说九妹的婚事由先生定。这层窗户纸戳破后,私塾先生麻利的托媒人上门提亲,下聘礼,选定了黄道吉日。是年的古历八月十六,是七星九妹喜结良缘的日子。七星早就从南洋赶回老家来。结婚当天,两家张灯结彩,鞭炮齐鸣,那股热闹劲自不必说。
  洞房花烛夜,皓月当空,喜烛闪耀。新郎拥着心仪已久的发小娇妻,心里除了幸福还是幸福,除了喜悦还是喜悦。红灯、红烛、红纱帐,正待两人宽衣解带共枕同欢时,新娘却急切地说:“快吹蜡烛!”新郎毕竟是下过南洋见过世面的人,新婚之夜执意要灯下赏新人。新娘拗不过,只得顺从。就在行房之际,忽听新郎发疯似地狂喊:“鬼,鬼啊!”
  窗外听房的小辈们正竖着耳朵听动静,忽然听到如此惊叫,一个个吓得面容失色,仓皇而逃。原来,九妹在出生时,尾骨处多出一条小尾巴,长大后有一扎多长,此属人类返祖现象。小时候如果动个手术割去也就好了,怪就怪赵先生爱女心切,顾虑重重,不动声色的将此事瞒了下来。九妹平时极注意。缩盘着尾部不影响体态,又加上自小养成了站着做事的习惯,掩饰的几乎天衣无缝。但新婚之夜动情之时,便露出了尾巴……新郎毫无思想准备,骤时间受此惊吓,当时就昏厥过去。就这样,一对新人的洞房花烛夜,顷刻间被搅黄,像昙花一样凋谢了。
  后来,传说九妹和七星带着满腔的遗恨相继离开了家乡。七星回南洋继续经营他的酒店,九妹则漂洋过海到美国知名大学学医去了。时过境迁,九曲巷这件轰动一时的奇异往事,也渐渐被人所忘怀。
  多少年过去了,正所谓姻缘难解,命运安排,在香港,某心脏病医院的一次手术中,九妹和七星喜获重逢。这是一例难度较大的心脏搭桥手术,躺在手术台上的正是当年的七星,此时他已是一家大酒业集团的董事长。为他主刀的医生则是香港著名的心脏外科专家九妹。当然手术非常成功。
  久别重逢,两人吐露心田,方知道彼此都是独身,并未嫁娶……九妹和七星终于走到了一起,他们在香港隆重的举办了婚礼,大喜之日仍然选定在古历的八月十六。
  洞房之夜,九妹从一个红木小匣里拿出一个小药瓶大小的金制圆筒,从中取出一柄耳勺。耳勺的手柄是用印度尼山檀香木做的,幽幽的檀香钻鼻而入,耳勺像是骨质的。九妹将耳勺轻轻放入七星掌中,含泪道:“这是用我割下的尾骨做成的,当初就是因为它惊散了咱们好夫妻,现在我要它见证咱们的世纪姻缘,保佑咱们长命百岁!”七星手握耳勺,心潮难平,他一边深情地吻着这柄耳勺,一边感慨良多地说;“多少年的聚散离合啊,我始终相信缘分天定!让它成为咱们的吉祥物,见证我们美满的百岁情吧!”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校园达人们,青春不要挥霍,财富等你创造,检验你的能力,实现你的抱负!诚邀高校学子,课余创业,成就自己!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版权所有 潍坊学院 Copyright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