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学院  
第2期: 第04版:第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长篇纪实文学连载◎

一座古城的青铜之梦

   期次:第2期   


  黄旭升
二、“敝邑一胥姓”
  曲枝虬干的老梅笑傲苍穹,仿若小城铜文化历史的写照。
  枝头上一朵春天的蓓蕾:铸铜印。制纽,篆刻,金石味儿十足的“铁笔”,典雅凝重而又争艳斗巧的造形,也许还有着“名以正体,字以表德”的深厚文化底蕴。
  陈介祺就是催春的使者。
  过年了,陈介祺书房中提前挂起了《岁朝清供图》:茅檐牗窗的农舍里,须发苍然的老翁把一枝梅花插向花瓶,画上的花瓶是铜质的,大概埋在地下久了,绿锈斑驳,隐隐透出曲折虬螭的饰纹。两行钟鼎大篆文体的诗句恰到好处地题在了上面,细看才能识得出来:“山家岁暮了无事,插了梅花便过年。”这是陈介祺自己题上去的,此时的他喜欢这样的意境。到底是满怀珠玑的翰林学士,即使是在“田间林下”的处境里,还是牢记着唐代颜师古“岁之朝,月之朝,日之朝,故曰三朝”这样的古代风俗。
  正如画面上插了梅花便过年的老人,陈介祺已经年过“知命”,在这腊尽的年末岁尾,尝尽世事辛酸的他挂念着远去京师的儿子。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离开京师转眼已近十年,但对那里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挂。儿子去如黄鹤,连派出去催促归来的家人也杳无音信了。
  儿子回来了,站到了自己的书房里。“出必告,归必面”,缙绅人家的规矩。但临行带去的几百两银子却花费殆尽。严父的脸上不由勃然作色。见此情景,儿子急忙从怀中掏出一枚古印递了过去:凤纽玉质,玲珑秀雅,印文篆刻“緀伃妾娋”四字,凭着深厚的学养,陈介祺立时想起,先朝道光年间,朝野闻名的大才子龚自珍曾收藏过此印,龚自珍遍请方家法眼,断定此为汉代赵飞燕之印。
  稀世珍宝,自天而降。白银易得,一印难求啊!陈介祺禁不住转怒为喜,踌躇满志了。去年清明时节,那位号西泉的门下老友王石京送来一方少见难得的古印,自己就曾喜不自禁。古印不仅钤盖了印文,还在印文旁边用端正的楷书写下了跋语:
  同治辛未三月廿二日壬子雨中,西泉弟得此於白浪河干市上。充足浑朴,汉印中之佳者。且两面有印,如此大者,箴同官印,犹不数觏也。(五)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校园达人们,青春不要挥霍,财富等你创造,检验你的能力,实现你的抱负!诚邀高校学子,课余创业,成就自己!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版权所有 潍坊学院 Copyright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