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学院  
第4期: 第02版:第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欲善终当慎始

   期次:第4期   


  近读“白袍点墨”和“轿夫湿鞋”两则故事,感触良多。
  一则讲的是:明朝有一位叫山云的将军,被朝廷派到广西做总兵。他听说广西当地有送礼受贿的风气,就问衙门的老吏郑牢:我是不是该入乡随俗呢?郑牢说:您到广西做官,就如“一袭白袍”,千万不能入乡随俗,不然,“白袍点墨”,就永远洗不干净了!山云又问:如果不收礼,当地人不高兴怎么办?郑牢说:朝廷严惩贪官,要杀头你都不怕,反倒怕那些人不高兴?山云接纳了郑牢的建议,在广西做了十年清官,廉洁操守始终未变。
  另一则说的是:明代张翰初任御史,去参见都台长官王廷相,王廷相给张翰讲了一个乘轿见闻,说他乘轿进城遇雨,一轿夫穿了双新鞋,开始时小心翼翼地循着干净的路面走,“择地而行”,后来轿夫一不小心,踩进泥水坑里,由此便“不复顾惜”了。王廷相说:“居身之道,亦犹是耳,倘一失足,将无所不至矣!”张翰听了这些话,“退而佩服公言,终身不敢忘”。此后,他一直严谨从政,清廉为官,官至吏部尚书,名留青史。
  “白袍点墨,终不可湔”和“轿夫湿鞋,不复顾惜”这两个故事,旨意是初之不慎,后患无穷;既能慎始,必能全终。
  万事皆有初,欲善终,当慎始。“慎始”,是古人修养身心、完善人格的一种自省和防范。《礼记·经解》中说:“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谬以千里。”慎始,是戒慎于事情发生之初,一经发现不良思想苗头和出格行为,便自觉积极地制止,避免误入歧途。“曹鼐不可”的故事就是典范。《续太平广记·厚德部·曹鼐》有载:“曹鼐为泰和典史,因扑盗,获一妇,甚美,目之心动,辄以片纸书‘曹鼐不可’四字火之,如是者数十次,终夕竟不及乱”。“一念收敛,则万善来同。”曹鼐经得住诱惑,保全了名节。
  (本栏目与纪委协办)
b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版权所有 潍坊学院 Copyright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